真识社

Veritas真识社
上海市教科实验中学国际部文学社
Shanghai United International School Jiaoke Campus Literature Club

春叶之梦

春叶之梦

By Megasl

我家难得放一次电视剧,多半也是因为放完了新闻忘记关电视的原因。

“你相信梦吗?”蜷缩在沙发上像猫一样的我,在茫然的打瞌睡和酒精的作用下竟仔细地思考起了女主角对男主说的话。

老实来说,我是不知道的。每次从或是噩梦或是刚选好在便利店要吃什么还没付钱就结束了、像是这样令人感到哭笑不得的梦中醒来时,我总是以出乎自己预料的速度从被子里跳起,把手机设定好的闹钟关上,再重新倒回梦乡去,大脑还是昏沉沉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把闹钟设定的这么早。人们都说梦和现实是相反的,因此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是讨厌做梦的:没有什么比梦见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更加糟糕了吧!

那就像是伸手摸不着的最后一片秋叶一样,虽然春天到来也不会掉落,却也不是真实的树叶。从这方面来讲我可能是相信梦的,但是我所相信的是我的潜意识所塑造的反面形象就是了。

自从我第一次开始在网络上写有关于自己的故事来说,已经过去了两周了。两周的时间确实是可以改变很多事情,推进一些历程的——从某种意义上来又可以十分庆幸地恭喜自己“我又活过了两周,再加上一周多就是一个月了。”

上海的天气是多变的,在说短暂又很长的一个月里仿佛经过了冬天到夏天的历程,中间跳过了春天,就算按时间来说现在的确是春天没错,不过三十度也稍微太热了一点。我之前也有写过几次有关天气的文字,不过说到底全都是跟雨有关的,可能是因为我的某些奇怪的执念吧!

我住在六楼靠北面的房间里,从这个高度来说只能看到树顶:一片暖暖的浅绿色铺上了下午阳光的金色,衬的底下深绿愈发温柔起来,连纱窗也变成了橘黄色。

Orange、オレンジ。

——用陈腔滥调的方式来形容的话,“水洗过一般浅蓝而发白的天空,在夕阳下遮盖了曾经有过的雨水”,差不多是这样的感觉吧。

春叶啊,春叶在春夜的梦中摇曳。

说起来今年的天气实在是一反常态,本该是梅雨季节的日子倒是并没有下雨也没有闷热过头,两点多的时候我还跟我爸开了个玩笑:“我觉得我被太阳晒的要字面意义的焦头烂额了。”

“谁叫你不涂防晒霜还不戴帽子啊。”他说。总归来说,空调倒还是要开的,不然待在车里我怕是要给热死了。

——我写下上一段那些文字的时候,时间正巧是5:55,异常的巧。而当我再次回复到写这段文字的时候,就连城户真司都已经成为假面骑士有50集这么久了。当然这只是对我来说,实际上龙骑已经完结十多年了。

由于我不想起来关电视,又想要无视女主角做作的声音,我就开始随机播放歌单里的曲子,一开始是清水翔太,再往下切可能就是SMAP,有时候也会是光田康典。随机的歌单就像是生活一样,充满了未知的可能性: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是你又可以把这首曲子切回来,这就与现实不大相同了——就算是在关了闹钟后立刻躺下去睡觉,也不一定会回到同一个梦里继续那场冒险。

春叶啊,春叶。最后我还是站起来打开窗,任由晚风吹拂我的长发。向下望去的是沉睡的叶,在春风的缱绻里轻轻飘荡却不会掉落。我住的小区里有很多各种树,只可惜最高的那颗梨树前两年病死了,现在连原本有的木桩也被两颗圆滚滚的灌木给替代了,在一片还未长满的草地上显得有些滑稽。我楼下那棵香樟树,是我十分喜爱描绘的对象:并不是用文字,而是用图像,用摄影和绘画的方式记录下它的色彩和光影,感知它的时间,却唯独不知结局到底是如何了。

春叶一定是新生的叶吗?电视剧里的女主角还在喋喋不休的用有点做作的声音在跟男主角说些她会知道未来的那些事情就是因为她的梦,然后那个仿佛样板式小鲜肉的男人就一脸吃惊的样子,随后他们相拥,在电视台刻意营造的弯月与无星的夜色中接吻。

春叶啊,春叶。

喝多了的我躺在柔软的沙发上,脑海中一片叶子从树梢飘落下来,流浪猫从上面踩过去,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叶子的梦破散了一地,又回归到泥土中。我并不特指哪片叶子,我也记不住那些叶子具体的样子,只听见沙沙的声响与Takuya的声音重合了。

那些由脚本家构成的故事,由演员演绎出再加上拍摄与剪辑的片子,最后出现在观众前,诉说着另一个世界的生命。

我在屏幕的这一端看着叶,叶在那端的树梢轻轻睡去。

“おやすみなさい。”

然后随着“啪”的一声,电视的那端在我这里算是永远的暂停在了那个瞬间。


End

评论
热度(5)
  1. Megasl真识社 转载了此文字
    其实这篇也可以说是我看完龙骑后的感想(。

© 真识社 | Powered by LOFTER